排列三组三直选复式奖金是多少|3d买4码组六组三怎么打
  • ?
    联系我们

   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    服务热线

    网络集成:400-899-0899

    软件支持:400-8877-991

    咨询热线

    公司前台:0756-2119588

    公司传真:0756-2119578

    售前咨询:0756-2133055

    公司地址

   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二楼

    社会新闻
    当前位置 > 首页 > 社会新闻

    起底聊城讨债团队:手机定位误差20米,抽成30%至50%

    类别:社会新闻发布人:联迪发布时间:2017-03-29

    山东聊城的讨债人员备受关注。他们接受委?#26657;?#28216;走于法律灰色地带,会对欠钱者“软?#24067;?#26045;?#20445;?#25163;机定位,到老家“宣传?#20445;?#25226;人扣在宾馆…隐私、名誉、人身自由,种种底线屡被突破,也让暴力催债屡屡发生。暴力讨债困局为?#25991;?#35299;?

    (网络配图)

    长期以来,山东聊城活跃着代人讨债的民间团队。

    在这个隐秘江湖,大多时候?#28784;翱突А?#33021;出钱,他们便许诺可?#19994;?#27424;钱者,并通过“让他比受到威?#19981;?#38590;受”的办法不得不还钱。事后,团队从中抽成,全身而退。

    活跃的民间借款尤其是高利贷,成为这片江湖野蛮生长的源泉。他们“软?#24067;?#26045;?#20445;?#20250;手机定位,会到老家“宣传?#20445;?#20250;把人扣在宾馆,甚至,他们不认为这种做法违法。隐私,名誉,人身自由,种种底线屡被突破,让暴力催债屡屡发生。

    手机定位欠钱者误差20米

    能提供欠钱者的多少个人信息?对于讨债团队而言,这绝对是要问“?#31361;А?#30340;头几个问题之一。

    赵知明也不例外。他30来岁,在聊城一家讨债团队工作多年,自称这一行“没有一定关系干不了这个事儿”。他特地在“关系”前加上?#23433;还?#26159;黑道还是白道”这个定语。

    找人是赵知明讨债的第一步,也是第一笔收费。“?#31361;А?#36890;常看到网上广告或朋友介绍而来,赵知明首先要问的,是其有无欠钱者地址、手机?#35834;?#31561;。如有必要,他便称可找关系,将手机机主的所在位置直接确定下来,“这个定位,在公安部门能定位很准,在运营商公司?#37096;?#20197;做到”。

    “晚上他要是住在某个小区,(精确度)左右上下不超过20米。”赵知明炫耀着,多年的定位经验告诉他,凭他们接触到的技术,手机只有开机时才能定位准确。

    这是一个神秘的江湖,它不同于个体间的私下帮忙,在这里,讨债人员自称团队甚至公司,广告出现在各大贴吧、黄页。手机定位几乎是他们的必备技能,需花钱才能搞定,有的团队甚至?#28304;?#21149;“?#31361;А?#24555;点下手:不然,他一关机,你就什么钱也找不到了。

    同在聊城的债权债务律师刘正义自叹没有这个本事。这个传统的法律人,向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介绍按法律程序的“君子之道?#20445;?#33509;企业还在生产经营,可申请财产保全;不管能否?#19994;?#21040;他,可?#28909;?#36215;诉,可能法院会作缺席判决,之后,再申请强制执行。

    刘正义说,如果?#20849;?#36824;钱,“老赖”可能被法院列入黑名单,这会影响很多事情,?#28909;紓?#19981;能坐飞机,不能出国等。

    在山东,如果是120万元的标的,有的债务律师全程收费大约5万元上下。相比一些讨债团队,这太廉价了。有的团队将找人等前期费用定价1万甚至3万,事后抽成30%~50%。

    这比邹海峰从前的收费贵了一些。曾在网?#31995;?#22788;留电话的他,今年退出了聊城讨债大军,周围朋友大多也“金盆洗手?#20445;?#22312;他看来,这已是一个不怎么风光的行业。

    当年,他的报价并不高,定金两三千元以上,最终要回了多少钱,再抽成2%。30%以?#31995;?#25277;成比例令邹海峰震惊不已,他分享着如何辨别团队是否有诚意:如果来人跟你签合同,一般没问题;如果只顾开口要钱,那都是“扯淡”。

    邹海峰说,收了定金之后,一般不超过3个月即可让对方还款,“我不管你是贷款还是怎么着,你得把我的债给?#19968;?#28165;了。多久还清,要看他的能力,但是一定要还”。

    事实上,不少讨债团队的时限许诺都相差无几。最快的,有的称?#28784;?#27424;钱者?#24335;?#20805;裕,三五天即可还钱;更慢的,七天,十天,?#37096;?#33021;一个多月。

    这种游离于灰色地带的“野路子?#20445;?#27604;刘正义坚持的诉讼程序快了许多。在一些人看来,若走诉讼,数月、半年、甚至更长并不?#22987;?#21363;使最终判决,“执?#24515;選?#26377;时亦是事情结局。

    把人控制在宾馆逼家人送钱

    “?#28784;?#20182;有钱,我们的行动绝对能让他吐出钱来。”赵知明自信满满,他用“行动”定义?#19994;?#27424;钱者之后的工作,说话轻描淡写。

    如果催要的是高利贷,这几乎是一场只有讨债团队能参与的战争。因为“?#31361;А?#30340;法律途径已被堵死:按照2015年施行的司法解释,民间借贷年利率在24%以内的予?#21592;?#25252;,而超过36%的利息部分,不但不受法律保护,借钱者若要求返还这部分金额,法院也会支持。

    赵知明?#19981;?#29609;的是“人海战术?#20445;热?#27966;去“十个八个人”。这似乎是?#30340;?#36890;例,邹海峰从业时也“出手阔绰?#20445;?#36890;常,他会派出三辆车,“5到10个人,就足够了”。人数会影响定金,在他那里,5到7人一般需要5000到1万元。

    邹海峰把这些人称为“专业的要债人员?#20445;?#38754;对欠钱者,他们希望做到的是“让他比受到威?#19981;?#38590;受”。他坚称,一定不能威胁别人,威胁是犯法的。

    与大多讨债团队一样,邹海峰也不愿和外人详谈接下来如何运作。每当被“?#31361;А?#38382;起,邹海峰等人常用来搪塞?#24149;?#26159;“你不用管?#20445;?#20877;补一句“定心丸?#20445;骸?#25105;们保证在法律范围之内”。

    赵知明则不计较先亮出底牌。他直言自己前期战术是“舆论战”。团队会带人去欠钱者老家,“?#28909;?#20182;老家闹?#20445;业?#29238;母、村支书说说这事儿,“就去他老家‘宣传’一下,看他?#20849;?#30693;道丢人”。律师刘正义则对这类?#22336;?#21988;之?#21592;牽?#26080;非是影响别人的生活、生产和工作。”

    另一些讨债团队的前期“招式?#20445;?#21017;包括在家门口?#31185;幔?#36319;随,甚至堵路等等。

    这几成一个有“经验传承”的产业。山东电视台2016年底报道催债群体时,曾披露一段内部培训视频:“讲师”慷慨激昂地说“催收是终身催收,死了以后遗产也要催收?#20445;?#24182;称“它首先讲法,但在法之外,它也不完全讲法?#20445;热紜?#23601;一直盯着你,隔三差五打你一顿”、?#26114;?#19981;能把你的房子?#20960;?#28903;了,把你的娃卖了”。

    赵知明的?#22336;?#19981;止这些,他称,自己的团队可动用社会资源,调查欠钱者名下财产。如果没钱,真的难办;如果有钱,而舆论招式不奏效,赵知明有一招杀手锏——把人“扣”起来。

    赵知明在聊城“扣”过一名冠县老板。这名老板欠了“?#31361;А笔?#20960;万元工程款,赵知明将老板“控制在宾馆里,?#24066;?#20182;打电话,但就是不让他回冠县,就要让他把钱拿过来。”老板的爱人最终从冠县送来了?#25151;睢?

    这显然是违法的。而在赵知明的理解里,将人“扣”起来之后,若不限制打电话等人身活动,这就不违法,若限制则违法,“我们不限制他,我们不干违法的事”。

    不少团队理解的?#23433;?#36829;法?#20445;?#20165;指不动手打人。这在前些年较为常见,但在一些有经验的团队,这是被淘汰的战术,他们坦言,犯不着为了一些钱把团队搭上。赵知明的表态则是,如果不得已,后期“只能做些违法的事情?#20445;?#20294;“违法绝对跟?#31361;?#19981;沾边”。

    “我们打的就是法律的擦边球”

    事实上,赵知明的“扣”人在聊城并不?#22987;?#19968;些还被法院以非法拘禁罪?#34892;獺?#36825;并非聊城独?#26657;?006年,四川都江堰市法院公布一组数字,称该?#33322;?#20004;年审理的31起非法拘禁案,20起与讨债直接相关,11起也与债务纠纷有关联。

    寻衅滋事罪也易是讨债者的罪名:一名王姓男子曾为讨债准备钢管,事先打听了欠债者工作地址,便电话骗其取快递,之后打伤了他并砸了车。加之王某的其他行为,2015年,聊城中?#21495;?#20915;其罪名成立、获刑两年。

    在多名讨债团队的描述里,讨到钱之后的情形,更像“三军会盟”——团队?#20204;?#38065;者准备?#20204;?#20043;后,通知“?#31361;А?#24403;面找对方?#20204;?#25110;者现场转账,“我们的人也在场,你确认收到了,咱们才撤退。”

    一名讨债团队成员的解释看似“有理有据?#20445;?#36825;个钱,公司不能直接到欠钱者手上?#20204;?#21542;则这触犯法律,并且,欠钱者不欠团队的钱,更不可能给团队。

    “借条你一定要?#31859;擰!备?#25104;员强调。所有讨债团队都声称“?#31361;А?#24517;须持有“欠条?#20445;?#24182;把它称为“?#20013;保?#26377;了?#20013;?#35752;债才能开始。甚至,有的团队还会与“?#31361;А?#31614;订讨债协议。

    多数团队都明白这行业是一个灰色的存在。当听说要成立“讨债公司?#20445;?#36213;知明直言不可能,“能成立公司吗你说,这不是成了黑社会了?#20445;?#37049;海峰称,聊城这类团队如有公司,多是在境外注册的。一些?#30340;?#20154;士则直言所谓讨债协议签了没用,因为本来就不受法律保护。

    “我们打的就是法律的擦边球,你明白这个意思吗?”一名成员承认,这样讨个人债务,国家是不?#24066;?#30340;。

    讨债团队的“角色”其?#24403;取安?#36793;球?#22791;限巍?993年,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已发出通知,明确要求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立即停止为公、检、法、司机关申办的“讨债公司”及类?#30772;?#19994;登记注册。七年之后,该局再次与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、公安部联合发文,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开办任何形式的“讨债公司”从事讨债业务。

    此间,讨债公司有时还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查处。如今,聊城大多讨债团队并无注册的工商字号,有的在签约、缴费之前,连公司地址都不肯轻易告诉。

    治理力度亟待加强

    “催收要是用劝说的形式那也?#26657;?#20851;键?#23548;?#19981;是这样的。你来我家,我可以给你倒杯水接待你,但你不能把我家门给?#24459;稀!?#20013;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院长高祥说,目前,我国讨债方面的公力救济不够便利,国家?#21592;?#21147;催收等违法行为打击力度亦是不够。

    有民商法学者表示,1977年,美国曾制定《公平债务催收作业法》,其中明确了债务催收保证金、从业?#25163;?#31561;问题,受访学者称,若把民间讨债机构纳入法治轨道,?#25163;?#35748;定十?#31181;?#35201;,“可以借鉴”。

    “但像国外这样做是非常难的。”受访学者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最难的是将?#26696;?#21033;贷”纳入正常监管范围,争取在20年甚至更长时间内,将其对社会的危害性降低到最小,“很难一下杜绝”。

    这对行政打击带来挑战。冠县工业园一名企业员工说,他们所在的企业曾遭遇讨债,一些人开了三辆车把大门堵了,工人无法下班。报警后,先后到了10来个警察,车才撤走。

    多名讨债团队成员均表示,有时候,报警并不能完全解决双方问题,对讨债人来说,更“出不了事儿?#20445;?#22240;为他欠我们钱”。

    ?#24230;?#27665;网》2016年8月一篇报道佐证了这一点。彼时,讨债公司一伙人在河南?#29992;?#26446;志国住了7天,反复辱骂,不让睡觉,?#30772;?#36824;钱。李志国多次报警,而警察称“这是民事经济纠纷,并没有对人身构成威胁?#20445;?#20165;只是收缴了“讨债者”的木棍。李志国最终在自家顶楼跳楼身亡。

    在聊城律师刘正义看来,警察消极应对的类似情况会越来越少。

    他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聊城有关部门?#28304;?#39640;度重视,?#26696;?#32423;公安都开会了?#20445;?#22914;果出现限制人身自由等类似情况,必须及时处理,“现在不敢不管”。

    另一些聊城律师,?#24067;?#25345;不要找那些亦正亦邪的讨债人:“你找他们,有可能要回来钱,也有可能出事儿——要不回来钱,你人还?#23186;?#21435;。”(文中赵知明、邹海峰、刘正义为化名)

    ?
    客服1 客服2 客服3
    排列三组三直选复式奖金是多少